新闻.jpg
【字体: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新闻资讯 >> 视野推荐 >> 传媒人大讲堂之四——白燕升:审美从戏曲开始

传媒人大讲堂之四——白燕升:审美从戏曲开始
发表日期:2010-04-06 作者:苏子嫣 林周灵 编辑: 出处:

新闻中心讯(记者苏子嫣  林周灵)“我特别相信通过这场交流,你们会感觉到你们需要戏曲,不是戏曲需要你们。”42日晚,带着这样一份打开大学生心智的意念,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主持人白燕升走进我校“传媒人大讲堂”,娓娓道来戏曲的优雅与纯粹,让同学们经历了一场“美的历程”。

幕起:保护好“一刹那”的敏感,是审美的开始

“平常,我们对一件事,一个人的感动,其实只在一刹那。”白燕升表示,要保护好这种“一刹那”的敏感,以帮助我们实现艺术的审美。

“美的历程”起始于戏剧,原因在于“戏曲包含了文学、音乐、舞蹈、美术、武术、杂技等各种艺术”,用白燕升的话来说,它“太中国”了,所以,无论我们喜不喜欢,都应该接受它。

对于如何评价戏曲的艺术性,白燕升提出了不一样的看法:“审美不仅要审舞台,还要审后台。”比如,众所周知的演员濮存昕,他出道后的很长时间都是以“奶油小生”的形象亮相银幕,自从1996年拍摄《英雄无悔》后,他实现了自我的蜕变。从那以后,大家再提到他,就不仅仅是一个演员,而是公益家、慈善家、环保代表。在白燕升看来,“他的眼中多了很多仁慈和仁爱”,对于这样的濮存昕,“我们就不会只盯着舞台上的濮存昕来品味了”。

白燕升又讲述了大音乐家胡炳旭的爱情故事。他照顾生病的恋人长达5年,不离不弃,直到佳人逝去。我们之所以认同艺术家的艺术,是因为他们身上“人性美”的光辉被我们所感知。“爱是可以传递的”,如同《水知道答案》一书中揭示的科学道理一样:我们对一滴水施爱,这滴水可以幻化出雪花般的美丽结晶。白燕升意味深长地说:“水能感知善恶,世间万物莫不如是。”

插曲:我和戏曲有个约会

“戏曲伴随我们这代人成长。”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白燕升从一首耳熟能详的童谣开始,讲述了他与戏曲结缘的故事。长大以后,他有幸结识了日本的两位歌舞伎大师。“坂田藤十郎老先生上台领奖时,精神很好,目光清澈。他是个温暖的人,我挺感动的。”白燕升认为,艺术家的尊严体现了日本整个社会对艺术的尊重。另一位出演《牡丹亭》的坂东玉三郎大师,他的杜丽娘扮相一出场就把老师给“电到了”,“从他的头饰一直到鞋,没有一丝的褶皱,那样干净和纯粹,我被他散发的尊贵气质震撼了。”从这位大师身上,白燕升感受到了坂东大师对艺术顶礼膜拜的尊重。

白燕升表示,每个人的戏缘都是从家乡戏开始。正如莫言在《红高粱》中评价的那样:这无疑是地球上最美丽、最丑陋、最超脱、最世俗、最圣洁、最龌龊、最英雄、最好汉、最王八蛋、最能喝酒、最能爱的地方。“我们无论走多远,家乡戏的影子一定跑不掉。”

开始:把我揉碎了成你——戏剧的继承与发展

“艺术无法复制,亦不轻谈超越,它讲究的是一种个性,一种属于这个时代自己的艺术。”白燕升讲述了京剧大师袁世海拜郝寿臣先生学艺的故事。“他说,老师我想学戏。老师说,你跟我学戏,是把我糅碎了成你,还是把你揉碎了成我。他说,把我揉碎了成你。老师说,你错了,一定要把我揉碎了成你。”

就连王羲之酒醒后都无法复制自己之前的《兰亭序》一样,复制他人又谈何容易呢?所以,艺术应该“绕着走”,创造属于自己的传奇。正如“越剧皇帝”尹桂芳的弟子三分越剧天下,恰是吸取了老师的风格,创造了各自不同的魅力。

白燕升讲述了勇于创新的艺术家的故事。“神仙”李少春,他把自己揉碎进林冲的角色中,“让林冲支配着李少春”,演活了林冲;“国宝”裴艳玲,以女子之身演透了钟馗的美魅气质,还有“每天都在寻找和梅兰芳差距”的王佩瑜……

50年前的创新、100年前的创新就是今天的传统,同样今天的创新也会成为现在的传统。”

发展:戏曲进了博物馆——戏曲的生态

戏曲是社会的一部分,戏曲发展到今天,其中的人情冷暖,也正是社会生态的体现。

留下经典作品的艺术家马兰,因为种种原因,在38岁的时候离开了自己钟爱的黄梅戏舞台。传播快乐的人为什么不快乐?面对这样的质问,我们无言以对。戏曲的生态不容乐观。

现在许多年轻人,对中国的传统戏曲不是敬而远之就是不屑一顾,看不懂中国山水画和中国书法,只能接受流行文化。提高国人的文化修养,主要靠吃“中药”,而非吃“西药”。

对此,白燕升语重心长地说:“在你的人生当中,每个人进一次剧场,中国的戏曲就火了。”

高潮:理想与现实——从戏曲到人生

头可以在云朵里,脚一定要在地上。人活在理想与现实的夹缝中,更要让自己坚强起来,让自己活好,同时也给身边的人带来好。戏曲家如此,我们也应如此。

白燕升以昆曲艺术家计镇华为例。演出前,计老先生都要到会场视察多次,台上走上一圈,台下走上一圈,了解“我在舞台上可以释放多大的能量”。艺术家创造的艺术魅力就是在这种简简单单中产生。同样,我们在生活中,也需要这样:认真地重复简单的事情。我们都应在自己的链条里争取做到最好,这样就不会成为“最短的木板”,整个团队才能发挥最大的能量。

幕落:“疯子”跟“傻子”,为戏曲续命

作为中国的传统文化,戏曲始终缺少一个通道,让人们更好地走进戏曲。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多元,而缺乏纯粹;这个世界也从来不缺少喧嚣,而缺乏孤单。中国的戏曲,需要越来越多的纯粹且能享受孤单的人来重拾。

“唱戏的是疯子,看戏的是傻子。我希望大家多一份痴,营造一个‘疯子与傻子’的气场,为戏曲续命。”

整场讲座持续了近三个小时。讲座过程中,白燕升对诗词歌赋信手拈来的吟唱,让同学们不禁拍案叫好。全场掌声不断,听众沉浸在对戏曲的欣赏、聆听、理解当中。讲座结束后,白燕升多停留了十几分钟的时间,回答了中青戏曲爱好者的提问。会后,学生代表为白燕升献上了鲜花并合影留念。

余音:白燕升的经典语句

将来的社会,成也媒体,败也媒体。媒体舆论和引导的作用非常大。所以,你们这些将来的我的年轻同行,应该意识到这样的一份责任,传播真善美。

主持人要真心地去倾听,对方才会给你真感情。

英雄不问来路,要做好一个主持人,我觉得应该懂得爱,也要懂得恨。要学会质疑,还要略带愤怒。所以我想,学会爱别人、爱自己恐怕是做好人的前提,当然也是做好主持人的前提,中央电视台最好的主持人都不是科班出身。

做媒体的人,一定不要把身后的“大字”(指中央电视台)放大,就做一个人,一个有人格魅力的人。

媒体人是理想主义者,要有改变社会的冲动,而不是说着无关痛痒的逻辑准确无误的废话。

一个艺术的完成,是台上台下共同实现的。什么样的演员和艺术家,就培养什么样的观众。所以,我希望我们的艺术家能更好地引导我们的观众,多一些纯粹的干净的有味道的角,他们创造了好戏,我们的舞台才更有戏。

面对交往,我希望大家多一份痴。

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多元,而缺乏纯粹。

位读者读过此文